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 QQ空间
  • 回复
  • 收藏

刺猬的优雅:陌生人间的伪装,与突然之间的被了解

剧评君 2020-12-3 21:47 53人围观 最新影评

  我们都是孤独的刺猬,只有频率相同的人,才能看见彼此内心深处不为人知的优雅。


  在城市越来越密集的钢筋水泥丛林里,在夜晚越来越璀璨的烟火背后,是现代人越来越孤独的心灵。人们的言行举止变得越来越优雅,内心却越来越孤单。为了不被人看出自己的软弱,只能拼命给自己套上一个厚厚的外壳,假装自己过得丰富多彩……

  然而,总有一些人能够穿过你的伪装,看见你的孤独。他们知道,你浑身是刺的表面下,深藏着一颗优雅而柔软的心。也许这了解很短暂,却是你生命中最灿烂的瞬间。人们终其一生,想要得到的,也不过就是这刹那而深刻的了解罢了。

  这,是法国电影《刺猬的优雅》想要表达的核心内容。


  第二次刷《刺猬的优雅》,才真正看明白这部电影,也才完完全全地爱上它。

  对法国电影一向有点排斥。也许是因为法语的缘故。它听起来多少有点拗口,并不像英语那么优美,尽管它被欧美称为世界上最优美的语言。

  还因为法国电影多少总有点莫名其妙的幽默,和一种只有法国人才懂的深刻。尤其是未经过中文翻译的法国电影,更让人觉得有点晦涩。还记得早前央视8套常在夜间播放译制片,其中一些演绎十几世纪法国社会的影视剧还是非常好看的。那时常常要忍着瞌睡坚持等到10点以后,是真正的影视发烧友。

  但法国真的出美女。尤其是女明星,美艳不可方物。像罗密·施耐德,像朱丽叶特·比诺什,像伊莎贝尔·于佩尔,像苏菲·玛索……

  不过,《刺猬的优雅》里,没有出现这样的美女。尤其是女主角——看门人荷妮,更是肥胖邋遢,就像我们居民楼里常见的大妈。在她当看门人的那所巴黎左岸高级公寓里,与那些中上流社会的屋主们相比,她反而是一个异类。她能结交的,只是与她一样身份,在公寓里做工的女仆、电工,或是公寓门前的流浪汉,附近干洗店的老板娘等。

  阶层,作为社会生活的一种标志分层,有时真像是一面镜子,让在意它的人备感骄傲,或者是备感神伤。


  荷妮的优雅,是通过一个名叫帕罗玛的12岁小姑娘用录像机一点一点抽丝剥茧般展现出来的。

  帕罗玛的父亲是国会议员,身份尊贵。母亲有点神经质,总是在吃安眠药,说些莫名其妙的话。她还有个比她大很多岁的姐姐,两人免不了要争吵,因为她们生活在不同的空间和思想维度里。

  帕罗玛古灵精怪,对世界有着独特的见解。她认为自己不能忍受像一条金鱼般地活着,她不愿自己的命运被禁锢。

  大人们无法理解帕罗玛的各种奇怪想法,认为那只是一个12岁姑娘的叛逆行为。她感觉到孤独。不被人理解的滋味,总会让人伤神。自从父亲送给她一架手提摄像机后,她便开始用它来拍摄自己感兴趣的人和事。公寓里的人们,是她主要的拍摄对象。


  小津先生是荷妮与帕罗玛无聊公寓生活中吹来的一道春风。他给她们带来完全不同的生活感受,也使本来从不交流的两人带来一种交流的契机。

  小津先生生活优渥,家底殷实。他带着一个孙女,搬来这栋高级公寓居住。他把家装修成典型的日式风格,而且是日本文化中最内核的侘寂风。深灰的色调,一看就是男人的住宅。

  小津先生从第一次见到荷妮,就对她产生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好感。他很乐意与她攀谈。这让荷妮有点不适。倒不是不快,是不明白自己何以能吸引他的注意。


  小津先生邀请荷妮到家里共餐。荷妮深为惶恐。她想拒绝,却又不舍得。在女仆女友的建议下,她穿上借来的一件礼服,又去理发馆剪了头发。她的优雅顿时彰显,以至于小津先生见到这样的一个她时,顿觉惊艳。他亲手为她做了日本料理,用最大的诚意来招待她。

  当小津先生发现荷妮居然是日本著名导演小津安二郎的粉丝时,立刻与她谈起他的电影,并邀请她再次前来,一起观赏小津安二郎最著名的电影《东京物语》。

  荷妮对这一切颇感迷惑,她依然在心中揣摩,自己究竟何德何能,能让小津先生如此的青眼有加。

  帕罗玛拍下了小津先生对荷妮所做的一切,也亲眼见证了他对她的一见钟情。她成为他们之间的一个连接,也让他们因有人见证自己的爱情能备感喜悦。

  荷妮的生活在丈夫去世之后,似乎迎来了一个真正的春天。改头换面之后的她,完全是在以一种全新的状态来迎接新生活的到来。


  小津先生邀请荷妮外出就餐。正当她为自己的服装犯愁时,小津先生送来了一个大大的盒子,里面是一条深红色的礼服裙,以及一条相同质地的围巾。两人在一家日本餐厅就餐,荷妮吃到了正宗的日式料理。

  吃罢晚餐,小津先生示意荷妮挽住自己的手臂一起回家。荷妮明白,小津先生此举对两人的关系意味着什么。

  荷妮深感幸福。她明白,自己已经深深地爱上了这位东方绅士。


  正当荷妮心里怀着爱的一个早晨,常常与她交谈的那个流浪汉,突然神经质地冲到了公寓门前的马路中央,他在那里手舞足蹈,仿佛世界已经不在他眼中。一辆小卡车飞快地冲了过来。为了救他,荷妮本能地冲了上去。

  世界对荷妮永远地静止了。而荷妮对世界也永远地停止了感知。

  小津先生和帕罗玛都赶到了事发现场。小津先生遗憾地看着躺在冰冷水泥地上的荷妮,有一瞬间的恍惚。刚刚爱上的那个人,怎么突然就又离开他了呢?而已经和荷妮成为忘年交的帕罗玛,则伤心地哭了起来。

  没有人知道,此时此刻,荷妮早已是两人生命中最重要的人。


  在整理荷妮的遗物时,小津先生和帕罗玛才发现,原来,在荷妮居住的看门人简易的屋子里,竟然藏着一个极为隐秘的藏书室。她的优雅,就来自放在那里的每一本书里。

  荷妮总是在不需要与人搭话的每一个时刻里读书。她从阅读里获得了深深的快感。这让她能忘掉失去老公的创痛,能独自面对生活中日复一日的孤独。她从未想过会在人到中年以后,再碰上一个能够让她动心的男人。

  她表面像一只冷漠的刺猬,其实,只是因为她尚未遇到与她同频的知己。


  有一句与《刺猬的优雅》相关的话语特别能打动我——

  我们都是孤独的刺猬,只有频率相同的人,才能看见彼此内心深处不为人知的优雅。

  有人说——

  荷妮那个隐秘的书房,正如我们体内那隐秘的组成部分,我们从来不曾想过这部分还会得到慰藉,还会有人共鸣。并且相信它会一直不为人所知下去。直到出现了一个人,他摁对了你的密码,内心那深邃的城堡分崩离析,于是在死之前,你终于知道,除却孤独,你还能准备去爱。

  还有人说——

  重要的不是死亡,而是在你死去的时候,你知道自己正在做什么。而她,正在准备爱……

  或许,这种戛然而止的爱,更能成为永恒吧。很多所谓的爱,最后都是一地鸡毛,不值得留恋。

  在这个世界上,很多人都患有严重的社交恐惧症,像刺猬一般用刺筑起自己的城堡,就如电影中的荷妮一样,自卑、胆怯、怕与人交谈,但却用读书过着属于自己的优雅生活。而且,她还在最后时光里遇到了小津先生和帕罗玛。

  也许,生活对她最后的优待,便是给了她一段刚刚燃起的恋爱,和一段极其单纯的忘年交吧。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原作者: 喝茶慢 来自: 今日头条
精彩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