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 QQ空间
  • 回复
  • 收藏

看完《杀马特,我爱你》,我才知道,误解杀马特是因为我无知 ...

剧评君 2020-11-26 20:20 83人围观 最新影评


  谈起杀马特,你会想起什么?

  浮夸张扬的爆炸头,花里胡哨的低腰裤,还有不解其意的纹身字。

  小孩眼中的古惑仔,大人眼中的坏孩子。

  当人们用这些具体的标签,来尝试给他们定性时,便自以为认识了他们。

  而在找到他们的视角之后,我想你一定会发现,其实他们一直到在被误解。

  而这种误解,既包含旁观者的忽视,也暗藏当事人的伪装。

  抛开主观上原因,在客观上,忽视是因为人们找不到入口去了解他们。

  而伪装,是因为脆弱的他们在“处心积虑”地防范着伤害。

  今天我要推荐的,就是李一凡老师的《杀马特,我爱你》。

  虽然现在网上还找不到完整版的纪录片,但根据李一凡老师的最新演讲,我还是想聊一聊,这个我们即将忘记的符号。

  在这一个符号里面,有他们的牺牲,有他们的自尊,也有他们的故事。

  ……

  不懂工厂,你就不懂杀马特

  “杀马特”一词,源于英文“smart”,它原本是当年“非主流”众多网络家族中的一支。

  但非主流文化的发展,最后也有了阶层之分。


  “乡村非主流”与“城市非主流”出现了分裂,“城市非主流”开始往更加细腻的方向转型,“乡村非主流”则依然延续夸张的审美路线。

  而在这个时候,“杀马特”家族异军突起,在QQ空间时代的网络上,成为了主流。

  而到底是什么打破了原本“城市”与“乡村”之间的天然隔阂?

  我想最大的原因,就是城市的发展,离不开背井离乡的农民工,和他们无法悉心照料的留守儿童。

  一部分原因是对城市生活的猎奇,但更多的原因是家庭经济的拮据,迫使这些本是留守儿童的90、95后们辍学到城市,打工、挣钱、养活自己。

  因为没有学历,他们无法正常参加校招和社招,因为没到年纪,他们干不了工地上的重体力活。

  于是,分布在城市工业区大大小小的工厂成为了他们一开始选择的目标。


  从偏僻的农村,来到车水马龙的城市,从一个“熟人社会”蜗居到了一个充满套路的丛林。

  在他们的内心深处,有局外人很难感同身受的陌生感和恐惧感。

  而他们所要面对的,不会是那个正在剧烈变化的时代最美好的那一部分。

  他们的质朴和单纯,将很快被夜以继日的体力劳动和防不胜防的种种骗局给消耗殆尽。

  当我们用一种探寻的态度,去追问为什么他们要成为杀马特时,也许答案并没有我们想象中的那么复杂。

  那些夸张的造型,那些竖立起来的头发,那些五颜六色的服装,那些很难被主流称之为艺术的东西,是他们用为数不多的想象力给自己打造的一张防护网。

  因为这张防护网,他们有了彰显个性的勇气,他们也有了一种捍卫自己存在感的武器。

  尽管这种方式,很廉价,尽管这些呈现出来的效果,很劣质。

  但这种粗糙的背后,是他们的单纯,也是他们的无奈。

  而这些被遮蔽的情感,远比他们在表面上所呈现出来的东西,更加震撼。

  朋克?抵抗?

  思想上的隔阂远超贫富间的差距

  正如李一凡老师所言,当他看到这些五彩缤纷的头发和爆炸的形状时,他理所当然地想到了这就是中国版的“朋克文化”。

  他联想到的是一种人们抵御“消费主义”的景观,而他拍这部关于“杀马特”记录片的初衷,也是基于这种想象中的社会课题。


  但当他在现实和网络上与真正的杀马特进行交流后,他才发现,真正的杀马特们讲的都是一些琐碎的故事。

  关于他们的家庭,关于他们的父母,关于他们的生活,这些内容都与他一开始想要研究的课题,毫无关系。

  而更加让他觉得自己幼稚和无知的是,他们之所以会选择成为一名“杀马特”,并不是一种带有攻击性的动机向外抵抗某种主义,而是一种相当纯粹的自我防御机制。

  当我们用局外人的视角,来看待他们怪异的行为和造型,我们大多都会自然而然地嘲弄他们在思想上的贫乏。


  但我们很少有意识地去了解,他们所贫乏的不仅是思想。

  他们大多数人出来的时候,只有十三四岁。

  他们没有一种能稳定在城市中生存的技能,他们更没有一个完整的知识体系,和成熟的思维方式。

  去应对外部世界的欺骗、欺负和压榨,他们只是孩子,但没有人教他们怎么长大。

  他们思想上的贫乏是社会贫富差距所派生出来的结果,而“杀马特”正是在这些贫乏的基础之上唯一培养出来的一种能够彰显他们特质的表现符号。


  但哪怕是这唯一的东西,到最后也只能成为主流社会所不容的异端。

  他们生活在城市中,但他们却如同生活在孤岛。

  即便是在互联网上,他们的世界,也被一个又一个的“信息茧房”所圈养、所围困。

  数字化的鸿沟进一步拉大了他们与世界的距离,这也使得他们在思想上的贫乏,超越了在一个完整世界中贫富间的差距。

  对他们越是鄙夷,对时代就越是无知

  “杀马特”从一个彰显他们个性的符号,到成为一种被主流所嘲笑的异端,这使得那些在“杀马特”的符号保护下长大的孩子们,开始畏惧,开始逃避。

  在现实生活中,他们越来越不愿意承认自己是杀马特,而当这些唯一的特质被剥夺的时候,他们的贫乏将更加贫乏。

  但当你用主流的审美去批判、去鄙夷这样一种文化符号的时候,你是否会记得,每一座城市的发展都离不开这些人血汗和付出?你是否会在意,他们拼尽了全力也无法在城市中立足?


  “杀马特”的教父罗福兴说:“我从来不抬头看一眼高楼,因为这与我无关。”

  他们是城市走向繁荣的功臣,但城市却并不包容这些能够记住他们的符号。

  当他们还是孩子的时候,他们的父母没有选择,只有外出打工。

  而当他们也成为父母的时候,大多数人依然没有选择,只有将孩子留在老家,只要这些故事还在延续。

  那么关于“杀马特”的文化内核,将会继续存在于城乡之间的缝隙中。

  或许只有当我们剥开一个能够传递温度的虫洞时,我们才会感受到,他们只是杀马特,而不是坏孩子。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原作者: 业心影评 来自: 今日头条
精彩点评